Banner1
栏目分类

青年园地相关信息

·相关青年园地文章推荐
热门青年园地文章推荐

广告赞助商

青年园地文章阅读排

主页>青年园地> INTRODUCE

孙甜:论《阿毛姑娘》对女性内心世界演变的探索

2012-10-02 14:34 作者:孙甜 来源:原创 浏览: 我要评论 (条) 字号:

摘要:摘要:阿毛是丁玲早期作品中《阿毛姑娘》的主角人物,丁玲通过对阿毛内心世界之声的代言,倾注了自己的态度和看法,体现了作者对当时生活的细致观察与大胆思考。了解欲望者的精神本质,体贴欲望者的生命情绪。时至今日,阿毛的文化代表对我们仍存在影响。本文试从阿毛的

摘要:阿毛是丁玲早期作品中《阿毛姑娘》的主角人物,丁玲通过对阿毛内心世界之声的代言,倾注了自己的态度和看法,体现了作者对当时生活的细致观察与大胆思考。了解欲望者的精神本质,体贴欲望者的生命情绪。时至今日,阿毛的文化代表对我们仍存在影响。本文试从阿毛的内心世界的演变和反映入手剖析阿毛悲剧的原因以及作者的态度。

关键词:丁玲 《阿毛姑娘》女性

 

丁玲在《阿毛姑娘》中主要记录一位女性找不到出路仍然万千挣扎的苦闷灵魂,探索了从封建蒙昧中苏醒的中国女性对命运的不屈服和对生存的执着思考,展开对一个中国农村的少妇反抗卑微命运的描述。[1]

本文从阿毛的精神世界入手,探求其内心世界的发展变化,看其中究竟是何原因导致了她的悲剧,并且讨论作者的态度。说到内心世界,作者丁玲在这篇文章中非常擅于抓住阿毛心理历程的发展演变,用细腻平实而又贴切的语言描述出了阿毛的精神上的内在变化,并由此表达和抒发了自己的看法和感受。

文章刚开始,阿毛的思想是极为单纯的,内心世界也是平静的,从来没有什么事情的发生给她的精神留下碰撞并引发改变。“阿毛从小就生长在那荒僻的山谷,所来往的人,也不过是象父亲一样忠厚的乡下老人,和象她自己一样几个痴傻,终日勤着做事的孩子。没有事物可以使她一想到宇宙是不止就限于在她谷中的,也没有时间让她一用她生来便如常人一样具有的脑力,所以她竟在那和平的谷中,优游的度了那许多日。”2阿毛有的只是贫穷落后的农村生活带给她的闭塞保守的思想。在作者笔下,阿毛首先是一个无知的乡村少女,甚至对“出嫁”都毫无概念,觉得只是做客,她实在不能了解这嫁的意义,并且这疑问只能放在心里。“因为在她的意想里,对于嫁得观念始终是模糊的,以为暂时做着一个长久的客。”[2]作者在此已经从一个方面表现出了阿毛的无知,表现在阿毛被外在的封建大环境所压制所造成了思想上的愚昧落后,被封建价值观和封建家长“剥夺”了对自身命运的掌控权而毫不自知,“阿毛是已被决定在这天下午将嫁到她所不能想象出的地方去了”[3]。作者用平实的语言揭示了阿毛悲剧的成因之一,一定程度上表达了对当时封建的社会环境对人的压制的不满和愤恨,也对深受其害的人们怀有深切的同情。

阿毛虽然内心保守,思想比较落后愚昧,但相对于她自己来说是正常的,无变化的。可以说之前的阿毛是一张被封建思想浸泡出来的“白纸”,阿毛的内心世界开始发生变化,生活真正的开始是在她出嫁之后的,“是有十多年了,自己就都是生长在那样恬静,那样自由的山谷里。刚住下来,依然还是不安,然而时间一拖下来,也就很惯了。”[4]那么出嫁后的阿毛则在很短时间内适应之后,又在双重思想(落后的封建思想和城市里的新思想新文明)的碰撞中存在着,她的一颗年轻的心开始逐渐被新奇的事物激活。“三姐说起城里来,上海来,简直象一种神话中的奇境,她揣拟都无从揣拟的。阿毛是神往到那地方去了,她知道那就是城里,三姐去过的,阿招嫂也去过的,陆小二,她夫婿也去过的,所有的人都去过。她不禁艳羡起所有人来了。”[5]一趟进程的经历,与城市文明不断涌向这座村庄给阿毛带来的影响使她逐渐产生各种想念。“并且她疑心她自己怎么也会插足在这样一个社会中,她欣赏这样,欣赏那样,在她是不是生来也就安排定这福气的?”[6] 阿毛被落后的的封建思想压制住的最原始最本真的欲望开始复苏并且这种心思无端地扩充下去,来看看下面几段文字。

一切都使她惊诧,一切都使她不得不用其思想。而她又只是一个毫无知识刚从乡下来的年轻姑娘,环境呢,又竭力去拖着她望虚荣走,自然,一天,一天,她的欲望加增,而掉在苦恼的里面,也就日甚一日了。[7]

阿毛也就掉过头来,原来从山门外已走进两个人来,那穿皮领的,那阿毛从前所看见过的美人儿,正被夹在一个也穿有皮领的美男人臂膀间,两人并着头慢慢朝山上走。他们是那样华贵,连眼角也没有望到她那边,只那样慢慢的,含着微笑的一步一步,两种皮鞋谐和着响声往山上踱。女的笑得是那样大方,那样清脆。笑完了,又把两手去互相抚弄那双玲珑的小手套。于是这手套,在阿毛看来,就成了一种类似敬神的无上的珍品。

从此,阿毛就希望得到一件长袍。其实她对于长袍和短衣的美,都不能分明的看出,只觉得在别人身上穿起总是好看的,阿招嫂既说长袍是时兴,那自然长袍比短衣好了。[8]

阿毛的思想就是在接受以上那些从未见过的“新鲜事物”之后而起的变化,她开始有一种欲望上的膨胀。对于阿毛这样一个单纯质朴的“村姑”来说,她的这种思想转变是有一定的积极意义的。因为她渴望自己有更好的东西,她的自我意识也是在欲望之中一点点苏醒的。在此层面上作者鼓励阿毛这样开始有“自我解放”意识的人,同时又对女性解放做了进一步思考。阿毛的这种一步步觉醒只是当时大环境下少数人的代表,所以作者特别为妇女而呼吁而绝叫,想要唤醒女性的自我意识;也宣泄出了对社会黑暗现实的强烈愤懑,替阿毛所处的环境感到惋惜。

阿毛的思想和内心世界是一直在发展变化着的。随着这进程,我们可以看出来阿毛对城里人和城里人富贵生活的“艳羡”逐步达到了极端的程度,着实是极度异变了,来游山的人都是城里人,阿毛非常烦闷。“纵然她懂得是由于她的命生来就不能象那些人尊贵,然而为什么她们便该生来命就不同,并且她们整天到底在享受一些什么样的福乐,是阿毛日夜都不按,把整个心思放在这上面的来由了。”[9]可见,阿毛陷入了对命运不公问题思考的死胡同里,她思考究竟是什么把人分成不同的等级,为什么她每天辛勤劳作那些城里人却可以享受奢侈。“别人那样标致,那样尊贵,怎么会象她一样终天坐在灶门前烧火呢?阿毛是简直忘掉从前赤着脚在山坡上耙茅草,二两村来唱的毛虫也常常掉在她的颈上,或肩上的往事了。”[10]而后,阿毛用自己的独有的思考,“她已懂得了是什么东西来把同样的人分成许多阶级,都是因了钱的缘故。”[11]并且阿毛错误地将命运的决定简单归咎于女人的男人,“然而现在阿毛不信命了。现在她把女人的一生,好和歹一概认为系之于丈夫。”阿毛还妄想着有一天自己的丈夫小二也能发达起来然后是自己过上城里人一样的生活。“阿毛总幻想到有那么一天,也许小二做了军爷,也许小二从别的方面发了财,那她就可以把这双常为小二亲着的手,来休憩着。”[12]不难看出,表面上阿毛在追求幸福理想的过程中似乎一步步‘觉醒’,好像也懂得了很多事情,这些都是外在环境的刺激下,她简单的头脑中判断出来的。况且,阿毛简单的认为有钱则是一切美好的根源,倒有非常辛勤的做事,多养一些蚕,更加努力地烧火做饭,只想替丈夫多帮点忙,多承着丈夫的意思做事。但是如果一个女人没有独立的意识和独立的人格,而仅仅是依靠丈夫作其附属品,那么她内心世界里产生的一系列想法就不可能是独立的,不可能摆脱落后和愚昧的,不可能冲破这种局限的,因此也就永远寻找不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不难发现,阿毛内心世界的追求和变化基本体现和停留在了对物质的需求上,例如城里女人穿着的光鲜亮丽的衣服,漂亮的皮鞋,精致的手套。阿毛内心世界的追求虽有发展变化,仍属于需求的低级层次。阿毛是无知的却又心性极高,她的这种追求不被文章中的其他人物理解和认可的,她的梦幻也被周围人扼杀地毫无余地。比如阿毛要接受城里来的国立艺术学院教授的对她到城里去当写生模特的邀请,并且非常激动地表现了自己想要去的意愿的时候,“阿婆一巴掌就把她打在地下了。连夜小二也非常咆哮的打了她,公公也骂,所有的人又故意给她看一些轻视的颜色,阿毛也不哭,好像很快乐的挨着打。”[13] 因此,作者并没有批判阿毛追求的仅仅有物质追求,而是对阿毛内心世界归根到底处在无知无识的牢笼里这种状态着实充满遗憾和同情,对阿毛周围赖以生存的社会环境和周围人对她欲望追求的压制还有些许痛心,“这能说她是一生来就是如此温柔吗?恐怕光靠性情不会撒赖,未必就能如是忍耐那接连落在身上的拳头。她实实在在咬着牙齿笑。”[14]同时,她又抓住了阿毛之后的变化,比如“有那么一种基于春的思想挣在鼓舞她去吃苦呢,”或者天不亮就跑上喜雨亭去寻找她所谓的希望。阿毛恨着所有人,因为这些人阻碍了她。

作者笔下的阿毛的内心世界是始终发展着的,在欲望唤醒之初她的思想本是有了一定的解放气息,却由于自身局限和社会环境的双重压制而逐步走上极端。异样的思想在阿毛的肉体上和内心世界作祟,做出出格的事来,比如一个人多次疯狂地跑到山上,在云里雾里去追求幸福和美好,结果除了疲惫,还有无尽的失望和伤心。这些都是有原因的,因为在阿毛的脑中已经有出格的想法,“她又糊涂,又少见识,所想的又拖布了她所见的一些根据,有时竟想出许多极不相称的事。”[15] 再加上周围人的不理解,公婆的骂,丈夫的打,其他人的鄙夷,使阿毛的内心世界最终失衡并且崩溃,从未有过的失望与无奈在她的头脑中占据着,“慢慢的,她就更浸在不可及的幻梦里。阿毛是除了那梦幻的实现,什么也不能给与她的需要。”[16] 现在的阿毛进入报复性的沉默阶段,从早到晚埋头做事,呆坐着,呆躺着,给人一副一心求死的模样。“她想:‘也好,就如此过一生吧!象我一样的命运,未必会没有!’然而她却并没有就不再继续她的梦幻。现在却只图能在梦幻中未出一点快乐的甜意,作为在清醒时所感到的悲凉的慰藉就算了。”[17] 阿毛本身对物质的追求并没有什么错,但是错在了她把女人命运完全归结于丈夫的好坏,并没有从心底觉得女人应当是独立自主的。阿毛的思想和内心世界是有太多局限性的,作者显然着力于表现这一点,一方面是对阿毛在精神受到的折磨直至崩溃自戕感到惋惜,也是善意地批判了人们的内心世界和思想如果一直处在愚昧无知的状态下是不会超脱出来得到真正解放的。作者认为阿毛“使自己沉浸在一种已认为不必希望的美满生活的梦境里,真是想不出补救的可怜!”[18] 作者着力于对阿毛内心世界的揭露,蕴含着自己对于阿毛式悲剧的遗憾,提醒广大女性要真正独立起来,必须要有自己完整独立的人格和意识,不能只依赖丈夫,不能将自己的一生命运拴在丈夫身上。但是,究竟要如何才能让已经深受封建思想的大环境制约下的人们清楚的认识到这一点,并且冲破自身局限,自觉主动的拥有自己的人格和独立的意识,是很难做到的,作者虽然感受到了当时大多数人没有感觉到的事实,号召人们要冲破自身局限,进一步解放思想,要社会进一步变革,却也没有明确指出一条实际的路来。

阿毛内心世界的发展变化贯穿全文。她的思想由最初的简单质朴,到后来欲望的萌芽直至膨胀,再到后期的畸形发展,在当时的社会背景下来看应当具有一定的典型性。在当时城市文明对乡村文明有所冲击的事实下,阿毛的内心世界及外在躯体必然会产生一系列变化。无论是作者还是读者都会替她惋惜,因为阿毛没有平稳的度过这一变化的时期,她自己的力量不够,周围也没有给她任何实际意义上的帮助,有的只是无尽的压制。女性解放,婚姻上的自主平等仍然是空话,或者说还远远没有达到该有的程度。作者笔下我们可以看出,城乡异质文化的冲突让她自己也会觉得身处于矛盾和痛苦中。作者寄予的对文化和对人生的思考,也是自我灵魂的救赎与释放,所承载的内容不得不说是厚重的。

有人曾这样预言都市文明对乡村的冲击,“世界都市的石像树立在每一个伟大的文化的生活进程的终点上。精神上由乡村所形成的文化人类被他的创造物,城市所掌握和占有了,而且变成了城市的俘虏,成为他的执行工具,最后成为它的牺牲品。这种石料的堆积就是绝对的城市,它的影响,像它在人类眼前的逛的世界中显得极尽前丽之能事那样,内中包含了确定性的已成事实的全部崇高的死亡象征。”[19]虽然阿毛有追求的精神,但她正是这种文明冲击的牺牲品。

阿毛觉醒后的追求,困苦中的幻灭,从某种程度上看是因为她的心理发展经历让她没能平稳的度过这个周期。[20]阿毛的物质追求虽有局限性但是从某种程度来说是符合她自身的情况的。作者借《阿毛姑娘》一方面控诉了上世纪二三十年代中国农村的落后,封建道德观念对人们的不合理的压制,以及畸形文明对人们内心和思想的侵蚀,所以充满了对社会黑暗的不满与愤慨;另一方面,作者借阿毛的内心世界的变化发展表达了一种人生态度,即弱小者不应该安于命运的安排,要执着的追求自己的出路,因此作者对阿毛的无知有一定的批判,却以同情和惋惜的态度描写了阿毛的死,表现了主人公内心世界的精神美。

评语

论文结合人物的身份变化和生活环境变迁,深入解读丁玲小说《阿毛姑娘》中女主人公阿毛内心世界的变化,对乡村女性悲剧的成因进行了理性的分析。阿毛从一个闭塞保守的乡村女性逐步变成一心向往城市生活的小媳妇。作品在其自我意识觉醒过程的书写中,一方面揭示了城市物质文明冲击落后乡村的现象,另一方面也阐释了人张扬欲望的合理性和局限性。阿毛的悲剧并不是因为其欲望的合理觉醒和对新生活的向往,而是在追求过程渐渐走向了疯狂,从而必然与乡村的文化环境产生致命的冲撞,从而导向自我的死亡。论文以精细的分析说明女性觉醒之后寻找道路的重要性,认为这既需要理性的指引和辅助,又需要警惕城市物欲的异化和吞噬。作者显然支持和肯定女性从愚昧保守中挣扎出来的努力,同时也同情和惋惜生命的艰辛和脆弱。女性意识与现代性的交融和冲突,是一个需要不断探求和反思的课题。



[1] 潘立敏:《也谈阿毛悲剧——再读丁玲的〈阿毛姑娘〉》,《广西师范大学文学院学报》,200910月(上),总92期。

[2] 杨述(编):《丁玲作品集:莎菲女士日记 梦柯 母亲 阿毛姑娘》,青海人民出版社,第73页。

[3] 杨述(编):《丁玲作品集:莎菲女士日记梦柯 母亲 阿毛姑娘》,青海人民出版社,第72页。

[4] 杨述(编):《丁玲作品集:莎菲女士日记梦柯 母亲 阿毛姑娘》,青海人民出版社,第76页。

[5] 杨述(编):《丁玲作品集:莎菲女士日记 梦柯 母亲 阿毛姑娘》,青海人民出版社,第78页。

[6] 杨述(编):《丁玲作品集:莎菲女士日记梦柯 母亲 阿毛姑娘》,青海人民出版社,第79页。

[7] 杨述(编):《丁玲作品集:莎菲女士日记梦柯 母亲 阿毛姑娘》,青海人民出版社,第83页。

[8] 杨述(编):《丁玲作品集:莎菲女士日记 梦柯 母亲 阿毛姑娘》,青海人民出版社,第84页。

[9] 杨述(编):《丁玲作品集:莎菲女士日记梦柯 母亲 阿毛姑娘》,青海人民出版社,第87页。

[10] 杨述(编):《丁玲作品集:莎菲女士日记梦柯 母亲 阿毛姑娘》,青海人民出版社,第8485页。

[11] 杨述(编):《丁玲作品集:莎菲女士日记梦柯 母亲 阿毛姑娘》,青海人民出版社,第88页。

[12] 杨述(编):《丁玲作品集:莎菲女士日记梦柯 母亲 阿毛姑娘》,青海人民出版社,第89页。

[13] 杨述(编):《丁玲作品集:莎菲女士日记梦柯 母亲 阿毛姑娘》,青海人民出版社,第95页。

[14] 同上。

[15] 杨述(编):《丁玲作品集:莎菲女士日记梦柯 母亲 阿毛姑娘》,青海人民出版社,第94页。

[16] 同上。

[17] 杨述(编):《丁玲作品集:莎菲女士日记梦柯 母亲 阿毛姑娘》,青海人民出版社,第98页。  

[18] 同上。

[19]德】奥斯瓦尔特•斯宾格勒 :《西方的没落》,北京商务印书馆1991,第213页。

[20] 蒋纯:《一个村姑的追求与幻灭---〈阿毛姑娘〉形象新探》,《怀化师专学报》,199310月第12卷第4期。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特别说明

此处放横条广告

◎ 广告赞助

◎最新评论
      谈谈您对该文章的看
      表  情:
      评论内容:
      * 请注意用语文明且合法,谢谢合作 审核后才会显示! Ctrl+回车 可以直接发表

      ◎ 阅读说明READ EXPLANATION

      ☉推荐使用网际快车下载本站软件,使用 WinRAR v3.10 以上版本解压本站软件。
      ☉如果这个软件总是不能下载的请点击报告错误,谢谢合作!!
      ☉下载本站资源,如果服务器暂不能下载请过一段时间重试!
      ☉如果遇到什么问题,请到本站论坛去咨寻,我们将在那里提供更多 、更好的资源!
      ☉本站提供的一些商业软件是供学习研究之用,如用于商业用途,请购买正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