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1

陆薇相关信息

热门陆薇文章推荐

广告赞助商

主页>学术视野>陆薇> INTRODUCE

陆薇:超越二元对立的话语:读美籍华裔女作家伍慧明的小说《骨》

2014-06-28 10:11 作者:陆薇 来源:外国文学研究 浏览: 我要评论 (条) 字号:

摘要:本文从女性主义和后殖民主义的角度,探讨了年轻一代美国华裔女作家伍慧明的小说《骨》中的自我身份和民族文化身份问题,说明这个发生在旧金山唐人街的自传性故事实际上是一个“将个人、家庭及民族的历史与政治问题编织到一起的民族寓言”。此外,本文还就美国学者菲立帕·


                              超越二元对立的话语:读美籍华裔女作家伍慧明的小说《骨》

                                                     陆 薇

    内容提要:本文从女性主义和后殖民主义的角度,探讨了年轻一代美国华裔女作家伍慧明的小说《骨》中的自我身份和民族文化身份问题,说明这个发生在旧金山唐人街的自传性故事实际上是一个“将个人、家庭及民族的历史与政治问题编织到一起的民族寓言”。此外,本文还就美国学者菲立帕·卡夫卡对《骨》的二元对立式阅读提出质疑,认为书中主人公所经历的不仅仅是在两种冲突(文化、身份、性别等)之间寻求消极的妥协与调和,从而获得“自我的整合”,而是超越了妥协与调和的模式,建立了自己新的话语方式。她所代表的是新一代美国华裔女性的形象。

    关键词:二元对立 个人叙事 身份定位 官方历史 隐性历史

       在美国所有的少数族裔文学与移民文学文本中,主人公对自我身份(selfidentity)和民族文化身份(cultural identity)的求索无疑都是作品许多主题中最重要的一个。被称为新生代作家的美国华裔女作家伍慧明(Fae Myenne Ng)就直接以“骨”(Bone)一词为她1993年出版的第一部、也是受到最高赞誉的一部小说命名。这种径直追溯到先人遗骨的归宿、借回顾历史而对几代人的命运所做的探究,无异于美国华裔对自身处境所发出的天问,也是以最直白的方式挑战这个主题。《骨》中的故事虽然看似简单,但它隐含的却是两性、家庭及民族的兴衰命运。借用西方马克思主义理论家弗里德里克・杰姆逊的话说,这就是一个“民族寓言”,一个将个人、家庭及民族的历史与政治问题编织到一起的民族寓言。它探究了一个被排斥至边缘地带的少数族裔的民族历史根源,寻求在官方书写的历史版本之外重读、重写她那被抹杀或被掩盖的真实故事,以便再现其个人与民族的本真文化身份,这也是后殖民主义语境中文学表征的重要手段之一。本文力图以这些理论为出发点,分析美国文学批评家菲立帕・卡夫卡对《骨》的二元对立式阅读中的种种矛盾。在菲氏看来,在《骨》和其他美国亚裔文学作品中,都提倡了一种二元对立之间的妥协与调和,从而获得了“自我的整和”(the unitary self)¹。本文作者认为,这个结论是值得进一步探讨和商榷的,因为书中的主人公不仅仅是在两种冲突之间寻求消极的妥协与调和,而是超越了这种妥协与调和,建立了自己话语方式的新一代华裔女性形象。同时,本文还试图说明,《骨》不仅仅是表现个人和家庭生活经历的文本,也是“透过‘记忆、幻想、叙事和神话’重新发现百年来有关华裔‘隐藏的’历史的文本”。º

       和许多美国华裔小说一样,《骨》一书取材于作者的亲身生活经历,带有很强的自传色彩。伍慧明自己是第二代移民,父亲1940年移民到美国,在西海岸的加州大学柏克利分校的学生餐厅当厨师。母亲是位衣厂缝纫女工,靠没日没夜地踩缝纫机维持生计。伍慧明从小生活在小说中描写的旧金山的唐人街上。和许多她的同代人一样,她在家讲广东话,上教会办的中文学校。靠父母微薄的收入,她和哥哥相继完成了学业。1984年伍慧明在哥伦比亚大学艺术学院获得了硕士学位。她曾与美国作家马克・库弗里斯结婚,后又离异。从1998年起,她一直住在纽约市的布鲁克林区,边在餐馆打工边写《骨》的书稿,前后花了十多年时间才完成了这部处女作,并因此一举获得了许多项大奖,得到了评论界和读者的一致好评。

       小说《骨》是一个生活在旧金山唐人街上的三个女儿的家庭故事。小说中的父亲里昂・梁和伍慧明的父亲一样,也是一个生活在社会底层靠卖苦力养家糊口的男人。他常年出海,借以逃避与社会和家庭的各种矛盾。母亲也是位衣厂女工,是那种顺从男人、吃苦耐劳、孝敬老人、养育子女、任劳任怨的典型旧式中国女性。她先是嫁给大姐莱拉的父亲而遭遗弃,后又为一张绿卡嫁给了里昂,生了安娜和尼娜两个女儿。三姐妹中的老大莱拉是一所小学的教育咨询员,负责帮助移民的孩子与学校和老师沟通交流。她一直与父母住在一起,在他们精神上遭受重创时给了他们最大限度的安慰与支持。二女儿安娜和家里生意上的伙伴、翁家的儿子奥斯瓦尔多恋爱,但由于最后两家合作不成,翁家骗走了梁家的全部投资,致使两家关系破裂,安娜与奥斯瓦尔多的关系也遭到了父母的强烈反对。为此安娜选择了坠楼自杀的出路。小妹尼娜在姐姐出事之后只身去了东部的纽约,当上了空中小姐和导游,借以逃避家中挥之不去的愁云苦雨。莱拉在悉心照顾父母、帮助他们从灾难中摆脱出来之后,也充分了解和理解了老一代移民的心路历程,因此终于做出了自己的人生选择    和丈夫一起搬出唐人街,在更广阔的天地里开始自己的新生活。

       在这里,小说的题目“骨”的意象至少有两重直接所指。其一是指祖父故去后未能被送回故乡安葬的遗骨:这位受美国排华法案的直接迫害以至终生未能成家立业的华埠单身汉、这位靠父亲这个“契纸儿子”(“paper son”)»继承家业、养老送终的老人,他终生的愿望就是自己死后要由养子将遗骨送回家乡,在那里入土为安,得到灵魂永久的安息。然而,这愿望终究没能实现。老人的遗骨被永远地留在了美国这片他始终认为是客乡的土地上。“骨”的第二层所指是梁家二女儿安娜由于不堪忍受父母对她与男友恋爱之事的反对而跳楼身亡后摆在家中的骨灰。与祖父的遗骨意义不同的是,安娜的死是自杀所致,从这个意义上来讲,她的骨骸是残缺不全的,从而给家人带来了无尽的痛苦与自责。两重意义上的遗骨未安使得全家人都陷入深深的内疚与不安之中。很明显,伍慧明在这样开头的一部小说中要探讨的是遗留在所有人心上症结的根源:留在世上人如何才能清醒、理智、冷静地面对过去的伤痛和今后的生活;被挤压在两个种族、两种文化夹缝里的人们如何正确看待自我;年轻一代的美国华人又该如何看待老一代的生活对自己的影响,安排自己的新生活;在一连串的二元对立,如生与死、爱与恨、过去与现在、父母与子女、东方与西方等矛盾中,他们将如何寻求生存的空间。这是美国少数族裔文学面临的共同的命题。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
特别说明

此处放横条广告

◎ 广告赞助

◎最新评论
      谈谈您对该文章的看
      表  情:
      评论内容:
      * 请注意用语文明且合法,谢谢合作 审核后才会显示! Ctrl+回车 可以直接发表

      ◎ 阅读说明READ EXPLANATION

      ☉推荐使用网际快车下载本站软件,使用 WinRAR v3.10 以上版本解压本站软件。
      ☉如果这个软件总是不能下载的请点击报告错误,谢谢合作!!
      ☉下载本站资源,如果服务器暂不能下载请过一段时间重试!
      ☉如果遇到什么问题,请到本站论坛去咨寻,我们将在那里提供更多 、更好的资源!
      ☉本站提供的一些商业软件是供学习研究之用,如用于商业用途,请购买正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