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1

其他相关信息

·相关其他文章推荐
热门其他文章推荐

广告赞助商

其他文章阅读排

主页>学术视野>其他> INTRODUCE

马月兰:《圣经·旧约》中妇女自主行为透析

2013-07-01 21:22 作者:马月兰 来源:中华女子学院学报 浏览: 我要评论 (条) 字号:

摘要:《圣经·旧约》中妇女自主行为透析 马月兰 摘  要: 《旧约》中妇女的自主性行为是隐藏在男性话语文本中的。她们的自主行为是以合法的男权为背景,或者说是借助当时的男权社会来完成的。分析表明在男权支配的社会,发挥妇女的主观能动性是争取平等的重要途径,同

《圣经·旧约》中妇女自主行为透析
马月兰

摘  要: 《旧约》中妇女的自主性行为是隐藏在男性话语文本中的。她们的自主行为是以合法的男权为背景,或者说是借助当时的男权社会来完成的。分析表明在男权支配的社会,发挥妇女的主观能动性是争取平等的重要途径,同时说明妇女地位的提高是渐进式的。
关键词: 《旧约》; 妇女; 自主行为

    学术界普遍认为, 《圣经·旧约》是男权话语, 字里行间浸透着男权意识形态, 但透过《旧约》文本,我们还是能够找到《圣经》时代妇女为维护自身权利而采取的自主行为。国外学者主要从妇女在创世记中的地位、上帝的母性形象和智慧的女性本质等方面进行研究;国内学者则从妇女受欺辱的负面形象进行分析。笔者拟透过被《圣经》编撰者删改和加工过的文本, 对《圣经》中妇女的自主性行为进行透析, 恢复圣经时代妇女为维护自身权利与男权制度抗争的历史事实, 深化对圣经中妇女问题的研究。

一、妇女采取自主行为的背景分析
    仔细研读《旧约》文本, 我们不难发现, 妇女采取自主行为的时机和条件, 多发生在家庭残缺的情况下。要么是丈夫去世, 要么是男主人公无能, 总之《圣经》编纂者的目的就是要树立妇女为家庭、为部族、为宗教、为民族做牺牲的榜样。而在正常的家庭, 一切事情则要由男人做主, 妇女必须退居二线。所以只有在残缺的家庭才允许妇女采取自主行为。

    在《圣经》时代, 根据犹太教律法, 一般来讲, 妇女没有财产继承权。但在没有儿子的情况下, 女儿是否应当拥有继承权呢? 西罗非哈的女儿们正是在这种情况下, 争得了自己对父亲财产的继承权。当时西罗非哈的女儿们向摩西说: “我们的父亲死在旷野, 他不与可拉同党聚集攻击耶和华, 是在自己罪中死的, 他也没有儿子。为什么因我们的父亲没有儿子, 就把他的名从他族中除掉呢? 求你们在我们父亲的弟兄中分给我们产业。”西罗非哈的女儿们争得妇女继承权是在没有父亲, 也没有弟兄的家庭背景下发生的。在《路得记》中, 路得自主性的发挥也是在残缺的家庭背景下发生的。以色列士师时期, 迦南地遭受饥荒, 犹太人以利米勒携妻拿俄米和两个儿子逃荒到摩押。儿子们娶了摩押女子为妻。路得是小儿媳妇, 且贤惠忠贞。以利米勒与两个儿子先后去世。大儿媳妇转回娘家, 而路得坚决跟从婆婆返回家乡伯利恒。路得在这种情况下, 主动接近波阿斯, 最后与波阿斯结为夫妻, 为自己的前途作了选择。从这种叙述中我们可以看出, 这一故事是在路得没有了公公、丈夫, 同时也没有小叔子的情况下发生的。在《创世记》第38章中, 他玛利用扮演妓女与自己的公公发生关系, 最终达到了自己怀孕生子的目的。这样就为自己在男权社会立足打下根基, 从而维护了自己的权利。他玛的自主性行为, 也是在丈夫去世之后, 小叔子又不愿履行权利的情况下发生的。

    在亚比该的故事中, 亚比该自主性的发挥是在丈夫没有能力的情况下发生的。一般来说, 在丈夫正常的情况下, 妻子没有自主权的, 妇女的自主性自然不可能得到体现。由此可见, 妇女没有自主权, 自身被男性支配, 在《圣经》时代司空见惯。只有在丈夫无能为力的情况下, 才允许妇女做主。同样在《创世纪》第27章“以撒祝福雅各”的故事中,因为以撒年老, 眼睛昏花。他告诉大儿子以扫说他活不了多少日子, 希望在某个时候将家长继承权交给他。在这种情况下妻子利百加才获得了自主权。她根据自己的意愿, 让幼子雅各装扮成大儿子以扫, 骗取了以撒的祝福, 获得了长子的名分。利百加实现了自己偏爱幼子的愿望。但是在这两则故事中, 都是在丈夫无能力发挥作用的情况下, 妇女实现了自己的自主权。

二、妇女采取自主性行为的合法性分析

    纵观《圣经·旧约》, 我们发现妇女在采取自主性行为时, 为了使自己的行动得到社会的认可, 充分利用了当时的社会制度和犹太教律法。

    首先, 通过维护与己有关的男性的利益, 达到维护自己权利的目的。在西罗非哈的女儿的例子中, 她们争取财产继承权, 是打着维护自己父亲权利的名义进行的。当然, 她们的最终目的是为了给自己争得一份财产, 实现自己拥有财产继承权的愿望。从中我们也可以看出,《圣经》时代的妇女采取自主性行为, 是笼罩在男权的阴影之下。在《创世记》第31章中, 拉结为了达到拥有父亲财产的继承权, 偷父亲拉班的神像, 名义上是为自己的丈夫争得一份家产, 实际上是为自己争得财产继承权。谁都清楚, 夫妻的财产是共同拥有的。自己丈夫的财产也就是自己的财产。在《圣经》时代, 根据希伯来律法神像在家族中具有特殊意义。女婿如果得到岳父家的神像, 就可享受与儿子一样的财产继承权;在《撒母耳记上》第25章中, 当时亚比该为了达到自己的亲人不被杀害的目的, 去见大卫。这样就使属于拿八家族的所有男丁免于一死。这些男丁虽然在《圣经》文本的叙述中没有交代清楚,按照常理, 肯定包括拿八的儿子, 当然也是亚比该的儿子; 在《撒母耳记上》第19章中, 冒险救丈夫的扫罗之女米甲的目的则更为直接, 解救自己所爱的丈夫。

    其次, 通过维护男权制度达到维护自身的权益的目的。在《圣经》时代的希伯来传统社会, 与中国传统文化极为相似, 即认为家族的兴旺在于人口的增加和繁衍。这样能够为家族生育的妇女, 自然具有较高的社会地位, 因为她们为男权制度作出了贡献。于是为家族传宗接代成为提高妇女地位的必要途径, 同时也是维持男权家族制度的需要。在《路得记》中, 路得以丈夫家族需要传宗接代为理由, 与波阿斯相爱, 同时实现了自己再婚的愿望。在当时男权制度下, 妇女的价值主要通过为男性家族传宗接代体现出来。所以在当时的社会, 妇女必须出嫁, 体现人生的社会价值。社会上流传着妇女“随便嫁个人都比不嫁人好”的说法。而且妇女在婚后必须生孩子, 否则等于没有实现人生的价值。希伯来妇女一生的最大愿望就是为丈夫家族传宗接代。根据犹太律法规定, 弟弟要娶寡嫂, 并为死去的哥哥传宗接代。在《创世记》第38章他玛的故事中, 他玛作为一个寡妇, 小叔子虽然已经成年, 但不愿娶寡嫂他玛。这样他玛处于无法生育的被动地位。为了在男权制度下争取自己的社会地位, 也为了给死去的丈夫留下名分, 她采取主动, 把自己打扮成妓女, 与自己的公公发生关系。达到了为男方家族传宗接代的目的, 同时也为自己争得了社会地位。《旧约》之所以赞扬他玛的行动, 重点在赞扬她维护了男权制度,而不是她发挥了妇女的自主行为。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特别说明

此处放横条广告

◎ 广告赞助

◎最新评论
      谈谈您对该文章的看
      表  情:
      评论内容:
      * 请注意用语文明且合法,谢谢合作 审核后才会显示! Ctrl+回车 可以直接发表

      ◎ 阅读说明READ EXPLANATION

      ☉推荐使用网际快车下载本站软件,使用 WinRAR v3.10 以上版本解压本站软件。
      ☉如果这个软件总是不能下载的请点击报告错误,谢谢合作!!
      ☉下载本站资源,如果服务器暂不能下载请过一段时间重试!
      ☉如果遇到什么问题,请到本站论坛去咨寻,我们将在那里提供更多 、更好的资源!
      ☉本站提供的一些商业软件是供学习研究之用,如用于商业用途,请购买正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