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1

其他相关信息

·相关其他文章推荐
热门其他文章推荐

广告赞助商

其他文章阅读排

主页>学术视野>其他> INTRODUCE

王卫东 曾静:关于“女性文学”命题的思考

2014-10-08 21:28 作者:王卫东 曾静 来源:南开学报 浏览: 我要评论 (条) 字号:

摘要:“女性文学”命题内含了女性及女性文学的自我定位,也隐含了女性在当今文化结构中遭到的压抑和遮蔽,以及边缘性别的自我表述和反杭的立足点,它是文学研究中一个不可或缺的维度。由于“男性”与“女性”是一种二元互证的结构关系,因而女性意识并非天然具有而是不断生成的。


                                     关于“女性文学”命题的思考

                                            王卫东  曾  静


    摘要:“女性文学”命题内含了女性及女性文学的自我定位,也隐含了女性在当今文化结构中遭到的压抑和遮蔽,以及边缘性别的自我表述和反杭的立足点,它是文学研究中一个不可或缺的维度。由于“男性”与“女性”是一种二元互证的结构关系,因而女性意识并非天然具有而是不断生成的。女性文学研究不应再执着于“女性文学”应是什么,而当把注意力放在女性文学如何表现;从作品和创作现象出发,而不是从概念出发;真正了解!把握和引导女性文学的发展,使女性文学成为一个开放的系统。

    关键词:女性文学;女性意识;性别本质主义

    本文欲通过对“女性文学”命题的理论前提、核心范畴和研究思路的分析,探讨“女性文学”命题得以成立的学理依据以及发展方向。

    一、“男性”与“女性”的结构关系

    男性与女性的关系,由于其基于生理划分的性别规定性sex,是人与自然之间的关系;同时,由于其基于社会认定的气质属相的gender,又是一种社会关系。作为一对范畴,“男性”、“女性”对于呈现人类存在现实有着重要的作用,具有承载人与自然、人与人的双重特征,是近现代以来从“私密”领域走向“公共”话题的命题。

    就像自我与世界、主体与客体、个体与社会等诸多人类精神生活的基本相对性一样,“男性”、“女性”既包含了其自身的有限意义,也包含了其对立面的意义[1]。不用“男性”和“女性”这组概念,我们就无法对性别进行任何讨论。“男性一女性”具有相反相成的结构关系,只有作为“男性”的对立面而存在,“女性”才具有本体论意义上的一贯性,反之亦然。“男性”与“女性”并不是对对方的简单否定,而是彰显出对方的存在)一方在它最彻底地与对方相对立的状态下时,会转化为另一方,但转化并不意味着弥补自己或对方的缺失,只证明了缺失的这一事实。有人从西方辩证法的“正一反一合”的思路出发,以为两性之间能够通过互相拥有对方所具有的特质而弥合差异,超越原有的性别差异。事实上,不可能形成一种新的统一体,而只能彰显双方的差异,在想象中缓解双方的对立。不同性别的特质中有相当一部分不可位移,也不可以转译,但对特定性别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各个性别都有其独特感受方式、思维方式和表达方式,以及独特体验、生存经验和在此基础上建构的精神世界和性别文化形态,这种生存经验和精神世界是另外的性别所不能具有的。在此,我们看到,差异正是双方身份的必然构成,互证对方的合理性。

    在面对和处理这一无法忽视的差异问题上,激进的女性主义者有两种基本态度:第一种态度是扩大和突出差异。在女性主义理论中,身体写作理论从20世纪初开始,经由弗吉尼亚·伍尔夫、西蒙娜·波伏娃、露丝·依莉格瑞、朱丽娅·克利斯蒂娃、埃莱娜·西苏的倡导得以发展。其中以埃莱娜·西苏最为代表,她在《美杜莎的笑声》中提出特定意义上的“身体写作”,号召女性在写作中“用肉体讲真话”,“通过身体将自己的想法物质化”,并“用自己的肉体表达自己的思想”[2]。西苏认为,在男性逻各斯中心秩序中,这样的女性写作是反抗男性中心主义的最有效武器"该理论迅速在世界范围内得到女性主义者的响应。随着身体理论的发展,“武器的批判”逐渐被“批判的武器”所代替,身体理论的批判性逐渐消失,而用于批判的身体却表达得有过之而无不及。至今方兴未艾的女性“身体写作”、“贵族化写作”、“都市化”写作中,一些前卫的女作者极力放大女性生理和心理的经验、态度,陈列女性的身体和器官,其不具备公共心理欣赏基质的个人化和私密性特点,使得其文学面貌在突出感官冲击时不免流于庸俗,在凸显个人性的同时沦落为孤芳自赏。这些写作实践是将男女差异进行简单化操作的产品,无疑是把处于相对性的男女关系中的女性生理因素绝对化了。第二种态度是改造和抹平差异。也许是强烈地感受到了男女之间差异,并把这一差异性简单地归之为男女不平等,一些女权主义者不惜将差异抹平,凡是男性所做的事、所从事的活动、所拥有的特质,都去做、去从事、去拥有,但结果证明这并不能改变女性的地位,而只能使女性畸变为男性化的女性。这其实是把哲学本体论的男女关系较为狭窄地运用在了利益争夺的政治学领域了。男性化的女性,不一定是性倾向所致,更多时候是女性生存焦虑的表现。冲突、博弈是双方社会历史发展过程中的客观现实,形成具体情境中男女地位的历史性结果"性别公正得以实现的关键不是抹煞性别的差异,而是不同性别相互对待的主体间态度,即对性别和性别意识的差异达成一致的认识。只有在确认双方差异、冲突的基础上,通过异性间的平等对话和自由认同建立合理程序和规则,避免以某一性别压制另一性别,才能推进女性地位的提升。

    以上论述,并不说明我们认为性别特征是固定的、不会发生变化的。恰恰相反,我们认为性别特征是不断变化、持续建构的。性别认同不可避免地与不同性别的自我意识联系在一起,同一性别的不同个体凭借着一种群体想象组成一个性别共同体。性别特征即这种想象的基础。同一性别的所有的个体都认为除了生理因素,同性之间还具有某些同质性因素,也就是说,赋予那些被认为是性别特征的因素以同质性(如相貌、性格、智力、思维、行为以及价值观念等等),并认为这些因素天然就有无法根除的性别差异。性别主义者认为,某种性别具有某种恒定不变的本质。这实质上是将男性/女性的社会性从特定的历史中抽取出来,刻意强调了一个只有所指但能指空乏的“男性/女性”,这是一种机械的性别本质主义。它把性别的社会差异绝对化,把男性与女性经验实体化、绝对化,试图寻找一种纯粹的、本真的、绝对的和不变的“男性/女性”,并以理性/感性、精神/肉体、主动/被动、粗犷/细腻对举,构成一种新的二元对立。这是一种幻象,深层是把性别特征静态化,取消了性别特征的时间性"在某些男性主义者那里,男性是对女性精神和肉体的双重超越,男性即第一性,女性自然就是感性、肉体,这就很自然地在女性与生理、被动之间划上等号。于是,美貌、温柔、感性、生理、妖艳等就成为多数文艺作品中女性形象最突出的特点。问题在于,纯粹的、不受任何异性影响的性别从来没有存在过,不受任何异性意识影响的性别意识也是没有的"事实上,性别意识是一种持续的建构,性别意识并非某种自我规定,而取决于与异性的关系,发生于具体的历史情境之中,是多种力量互动的结果。任何性别为了更新自己,改变自己的生存状况,或为了影响另一性别,都不可避免地会失去一些自身的东西,而拥有很多异性的“杂质”,但这并不意味着失去自我,而只表明性别意识的发展,某一性别在历史中的建构。真正的性别研究不是把不同性别之间的等级秩序看成是必然的或天经地义的,而认为正是文化使得性别的分化与等级秩序变得合理化、自然化。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特别说明

此处放横条广告

◎ 广告赞助

◎最新评论
      谈谈您对该文章的看
      表  情:
      评论内容:
      * 请注意用语文明且合法,谢谢合作 审核后才会显示! Ctrl+回车 可以直接发表

      ◎ 阅读说明READ EXPLANATION

      ☉推荐使用网际快车下载本站软件,使用 WinRAR v3.10 以上版本解压本站软件。
      ☉如果这个软件总是不能下载的请点击报告错误,谢谢合作!!
      ☉下载本站资源,如果服务器暂不能下载请过一段时间重试!
      ☉如果遇到什么问题,请到本站论坛去咨寻,我们将在那里提供更多 、更好的资源!
      ☉本站提供的一些商业软件是供学习研究之用,如用于商业用途,请购买正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