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1

阎纯德相关信息

·相关阎纯德文章推荐
热门阎纯德文章推荐

广告赞助商

阎纯德文章阅读排

主页>学术视野>阎纯德> INTRODUCE

阎纯德:台湾女性文学的历史与现状

2014-10-08 21:40 作者:阎纯德 来源:中国文化研究 浏览: 我要评论 (条) 字号:

摘要:作为台湾文学发展史的一部分和中国女性文学发展史的重要部分,台湾女性文学的奠基与形成,主要归功于来自大陆女作家群的贡献,她们的努力和成就,不仅给台湾文坛的女性文学打下坚实的基础,而且延续了中国“五四”以来的女性文学传统和精神,这在中国文学发展史上意义重大。本文从

                                  台湾女性文学的历史与现状

                                             阎纯德

    提  要:作为台湾文学发展史的一部分和中国女性文学发展史的重要部分,台湾女性文学的奠基与形成,主要归功于来自大陆女作家群的贡献,她们的努力和成就,不仅给台湾文坛的女性文学打下坚实的基础,而且延续了中国“五四”以来的女性文学传统和精神,这在中国文学发展史上意义重大。本文从五个方面较全面地梳理和论述了台湾女性文学的形成、发展与繁荣的历史:一、台湾光复前的女性文学的踪迹及表现;二、台湾女性文学的奠基与形成;三、台湾的言情文学与“闺秀小说”;四、台湾的女性散文与诗歌;五、台湾女性文学的发展与繁荣。

    关键词:台湾  女性文学  历史  现状

    一  台湾光复前的女性文学的踪迹及表现

    无论是思想、感情方式,或是语言、艺术形式,无论是历史,还是现实,台湾文学都属于中国文学的一部分。尤其在近代,20世纪的台湾文学更是在中国古代文学和“五四”新文学影响下在不断变迁的历史中发展和繁荣起来的。虽然1895年的“马关条约”曾把台湾割让给日本,使之遭受了深重的殖民统治,但是台湾却一直沐浴在中华炎黄文化的光辉之下。那时的台湾文学,可分为中文台湾文学和日语台湾文学,但其主流属于中国;台湾光复后,由于国内的政治之争,使得一条海峡又把大陆与台湾隔离了半个世纪之久。但是这种“割”无法“割”开我们的心,这种“分”也无法“分”开我们的神,因为大陆和台湾同是中国母亲的儿女,同是生生不息的中华文化光照下的子孙。

    为了反清复明,沈光文于1652年定居台湾。1661年郑成功驱逐荷兰殖民者光复台湾,1685年,一批赴台抗清的“爱结同心”的文士组织“东吟社”,写作表现抗清复明思想、记述与描绘台湾见闻和感怀以及抒发怀乡诗文,使台湾这块处女地第一次开出文学之花。台湾文学的播种者是沈光文,是他以及大批赴台文人共同开创了台湾文学的新纪元。之后,1685年,清朝大将施琅率军攻克台湾,从此郑氏家族治理下的台湾最终归属清朝帝国,成为中国的本土疆域。经过清朝往台湾的大移民,文学也便随着许多文人的入台移了过去。再经过移民后代——诸如丘逢甲、洪弃生、连轧堂、陈季通、王松等以及吴浊流、张我军、杨逵、王诗朗、张文环、钟理和、林海音、钟肇政等——的文化开垦,台湾随之形成了与大陆有着同一文化血脉的“古典文学”和有着“五四”新文学现代神韵的20世纪文学,使之与大陆文学共同成为中国文学的组成部分。

    回顾历史是为了说明历史:其一,客观地说明台湾文学的来龙去脉;其二,说明台湾文学深远的中国文化情结与无法改变的传统;其三,为了研讨台湾女性文学的历史渊源。

    台湾文学最光荣的传统是“抗战”,尤其是“抗日”的文化精神。关于台湾文学,李瑞腾如是说:台湾文学是“中国人在台湾所发展起来的文学,一起始即具强烈的抗争性与明显的悲怆色彩。”“所谓-台湾文学.简单地说就是在台湾这个地方所形成、发展起来的文学,作为表现媒介,而在台湾的人民是讲中国话、写中国字的,所以-台湾文学.的先决条件就是用中文写作……”[1] 他还说,由于台湾具有非常特殊的历史条件,日据时期本土作家不得已而为之的“日文文学”也属于“台湾文学”的一部分。李瑞腾对“台湾文学”的界定简明而科学,历史地说明台湾文学属于中国的地域文学即中国文学的一部分。

    一种文学历史的发生,主要标志是要看是否出现一个比较成熟的作家队伍和是否诞生了有着强烈社会影响的能够代表那个历史时期和社会风貌的作品。自沈光文定居台南迄至20世纪初,台湾文坛基本没有活跃的女作家。但是,这个世纪最初的年代,却有台南的“三台才女”黄金川、嘉义的张李德和台中的吴燕生,还有台北的李如月等;不过,她们都是以古典诗词而闻名的。新文学之风在台湾吹起的时间晚于大陆,“1920年代偶有女性杂文散见《台湾民报》,30年代中期至40年代初,是女性文学全面拓展的阶段。新诗方面有陈茉莉赵静眸、董琴莲和陈绿桑,小说方面有张碧华、张碧渊、杨千鹤、辜颜碧霞,散文杂文遍布《民俗台湾》、《台湾民报》、《三六九小报》……”[2] 这些至今依然可以钩沉的史料,像清理出土文物那样,可使模糊的台湾女性文学的面目逐渐清晰起来。

    日据51年,台湾笼罩在悲情之中。台湾人民没有自由,物质遭受劫掠,精神遭受摧残,女性所受的压迫,更是无以复加。日本明治后期崛起了女性文学,1911年以平冢雷鸟为代表的日本女作家成立女性文学团体“踏青社”,聚集了谢野晶子、长野智能子、保标研子、物集和子、长谷川时雨、田村岸子、野上弥生子等有较大影响的女作家,出版《踏青》杂志,张扬女性精神。平冢雷鸟在《踏青》杂志的发刊词上说:“原来,女性实际上是太阳,是真正的人。而今,女性是月亮,是依赖他人而生存、靠他人的光而生辉的,女人成了有着病人一样苍白面孔的月亮……”她呼吁女性首先要把自己当人——“真正的人”,自己起来解放自己。最初为了要发展女性文学的“踏青社”,进而转向要求妇女解放:争取个性解放,爱情、婚姻自由,以及经济、政治上的权利。在一个对外怀着扩张野心的男权专制的时代,日本这个“新女性文学”的复兴注定是要失败的。她们在1919年还组织了“新妇人协会”,1922年女作家山川菊荣组织了“赤澜会”,但是日本这些女性作家的思想潮流和文学创作几乎没有影响被日本奴役着的台湾女性。一方面这说明日本人对台湾统治的残酷性,另一方面也说明中国人灵魂里所固有的排他性。日本人为了达到使台湾从文化上永久脱离祖国而禁止中国人学习中国文化说中国话写中国字,而只能讲日语书写日本文字。这种影响是深远的,但是台湾的中国文学还是在黑暗中坚守着、艰难地生长着。虽然日据时期由于“民族的、阶级的、家庭的种种压迫和蹂躏剥夺了台湾女性跻身文坛的权利”。[3] 但是女作家不是没有,而是极少,其原因有二:其一,日本统治下的台湾是一个殖民社会,对女子的教育尤其受到限制;其二,台湾的中国人本身也不重视对女孩子的教育;其三,就是中产阶级子女能够参加殖民制度下的考试,也不能与日本人的子女相比。以上原因,便使得女子所受教育非常有限,或是根本受不到文化教育。但是日据时代后期,台湾的女性文学还是有了长足的发展。那时,“台湾新文学的花魁当属黄宝桃”,她的创作涉及小说、新诗和评论,“作品深具女性意识和社会意识,批判活力十足,针砭男性同僚,创作坦率自信。”但她深受文坛地挤压,其后“心灰隐遁”。[4] 此外,当时最富名气的还有叶陶、杨千鹤、陈秀喜、杜潘芳格,她们是作品不多的女作家和诗人,真正的小说作家还没有。不过,我们还是可以就叶陶和杨千鹤极少的小说写作,来探讨台湾女性文学最最初的文学创作。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1)
100%
------分隔线----------------------------
特别说明

此处放横条广告

◎ 广告赞助

◎最新评论
      谈谈您对该文章的看
      表  情:
      评论内容:
      * 请注意用语文明且合法,谢谢合作 审核后才会显示! Ctrl+回车 可以直接发表

      ◎ 阅读说明READ EXPLANATION

      ☉推荐使用网际快车下载本站软件,使用 WinRAR v3.10 以上版本解压本站软件。
      ☉如果这个软件总是不能下载的请点击报告错误,谢谢合作!!
      ☉下载本站资源,如果服务器暂不能下载请过一段时间重试!
      ☉如果遇到什么问题,请到本站论坛去咨寻,我们将在那里提供更多 、更好的资源!
      ☉本站提供的一些商业软件是供学习研究之用,如用于商业用途,请购买正版。